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弘毅生态农场宣言  

2009-11-09 13:27:00|  分类: 环保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弘毅生态农场宣言

蒋高明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2300多年前,当曾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肯定无法想象,今天的人类较之他那个时代的人类而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春秋时期的诸子百家,在哲学思想上探求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试图恢复周王朝的礼仪,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类发展的方向离他们希望的目标越来越远了。当今社会发生的重大变化表现在以下六大危机:

        其一是信仰危机    当今社会,人们缺乏信仰。如果早期的人们还信天、信命、信皇帝,有所敬畏有所追求的话,那么今天的人们则是赤裸裸地信奉金钱,有奶便是娘,有钱就是爷。上帝成了顾客或客户的代名词,就是对金钱崇拜的最直白表现。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欢呼“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可这部分富起来的人是一群缺乏信仰,惟利是图的人。士农工商,而今这个顺序被打乱,农民成了最被人瞧不起的职业。人们忘记了是农民提供了他们的衣服和食物,是农民创造了他们口袋里的财富,反将农民作为落后低俗的代名称。尽管有人开始转向信佛、道、儒,但都是带有很强的功利性。人们到庙里烧香求的是金钱和儿女,到孔庙磕头是为了儿女能够考上重点大学。当今的人们还信仰什么,要么是自我,要么是金钱。

        其二是诚信危机   现在最可怕的莫过于信任危机。人言可畏,那是说背后说的话足以致人于死地;即使当面的承诺,有多少是能够兑现的呢?“你放心”,当有人对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千万别上当,他的话里已经透露了让你不放心,他凭什么让你放心呢?合同有用吗?律师能保护你吗?一切都是理想的状态而已。一张废纸合同,为什么要抓住它不放?无非是给律师和法官赚你钱的凭证而已。说过的话如果算数,要合同要什么用,如果社会是诚信的,连法律都是多余的。童叟无欺,言无二价,如果我们做到这些基本的东西,还需要做广告干什么?广告里有多少水分商家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人言曰信,可现在人类在其它动物面前是自愧不如的,人类的忠诚远不如狗;人类对爱情的忠诚也远不如鸿雁和天鹅。在自然界,没有一类动物能够像人类这样狡诈、这样撒谎、这样言而无信、这样欺上瞒下,工于心计。在信任危机面前,Made in China产品让人家打问号,优质的东西卖不到优质的价钱,只好造假的给你;在信任危机面前,瘦肉精、三聚氰胺、苏丹红、敌敌畏、甚至避孕药,等等各种有害的东西添进了我们的食物中,而且其销路远比正常健康的食品好。“卖盐的喝淡汤,卖席的睡床帮”,那是过去的穷人舍不得消受自己的产品,而今“养猪的不吃自己的猪肉,养鸡的不吃自己的鸡肉,卖菜的不吃自己的蔬菜”,其中添加的什么东西,他们心里很明白。但聪明反被聪明误,当市场上充斥的都是有问题的东西时,人们不得不吞下自己酿造的苦果。

        其三是环境危机  工业革命短短不到300年,人类在享受了科技进步带来的便利和好处外,古人不曾经历的过的环境问题也史无前例的爆发出来,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在生物圈中,长期的生物进化出现了植物、动物和微生物三大类群,在其功能上也形成了物质生产、物质消费,和将一切死亡有机物分解的三大类群,分别由植物、动物和微生物来完成。然后,生物进化出了以现代科学武器武装的人类以后,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人类制造的许多物质如塑料、农膜、电子垃圾、芳香烃类农药、二恶英等,自然界中的微生物没有办法降解,积累或埋葬在我们的周围。最可怕的是一些有害物质进入到了大气,水体、土壤甚至我们的食物中。比这更糟糕的是,小小的碳让人类措手不及,以二氧化碳,甲烷为主的碳的无机化合物以及氧化亚氮、一氧化氮等氮的无机化合物正使得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快速升温,这个速度超过了工业革命前的几万年。人类在享受冬暖夏凉、乘飞机旅游、驾汽车兜风等等现代文明的时候,他所排放的污染物也正在包抄我们的星球,使得人类在地球上称霸的时间开始倒计时。西方有识之士开始担忧人类能否平安度过本世纪。中国、印度等经济大国的崛起,追逐英美等发达国家的生活方式,大大加快了地球生物圈的恶化。许多人在忙于享受,却没有意识到危机正在到来。

        其四是能源危机  当代社会,化石能源驱动了汽车、轮船、飞机,甚至农民的拖拉机,然而我们利用的是大自然几亿年前为人类准备的光合产物,现代文明仅满足了人类一两百年的高消费,就带来了大量环境问题。人类对不可再生能源的过度开采利用,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我们的后代将没有化石能源可以利用。英国人利用煤炭奠定了工业文明基础,美国人发动石油战争,引领人类走向高消费,造就的现代文明繁荣神话,那么,中国人呢?我们的石油显然是劣势,而煤炭尽管有一定的储量,但大量人口超前消费,注定了我们煤炭能源根本不可能持续。生物质能是否是中国的选择呢?传动的农耕文明产生的大量生物质被农民在田间地头焚烧,这些能源将是我们重点开发的领域。

        其五是粮食危机 “民以食为天”,几千年来,中国首次基本解决了吃饭问题,避免了农民因饥饿而发动暴动造成了政治循环。但是,粮食危机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粮食始终是我们这个人口大国最为紧迫的问题。这是因为,新的问题出现了:农民开始不愿意种地。随着城乡差别的持续扩大(从30年前的4倍多,到今天的40多倍),农民发动了另外一场无声息的“起义”,即他们不情愿地地抛弃了生育与养育他们的土地,进城做三等公民,留下了大量“空心村”。现在伺候土地是是老弱病残孕,是“3860”部队,长期下去,将动摇我们这个人类最大国家的粮食基础。有人说我们应当走美国那样的农业路子,让占据2%的人口种植98%人群需要的粮食,过美国式的现代文明生活,那样的话,我们将需要106.6亿亩耕地,可我们只有18亿亩,且这些耕地正受到城市化的严重冲击。

        其六是学术危机   现在的学术界,少有人认真研究学问,而更多的知识分子在研究权术,学术向权术低头。如果得不到权术,就去走后门,做“三赔”(陪酒、赔笑、赔尊严),向上司低三下四,而得到大量研究经费。得到经费后,不是设想怎么利用资金做好学问,而是将大量的精力用于如何花钱,并琢磨下批的经费。有学问的没有研究经费,有研究经费的没有学问,知识分子请客送礼、走后门、抄袭成风,学术腐败充斥科技界。在这样的学术环境下,国家真正需要的东西没有人去认真研究。申请经费认真认真,花经费大大方方,实施起来则马马虎虎,项目验收时小心翼翼走过场。在利益面前,学术被奴役,学问被商品化。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些有识之士以死抗争,但他们的死也难以唤醒人们麻木的意识。社会呼唤良知,人们渴望真正的学术。

        由此可见,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正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化;人民的信任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地球生命正遭到来自自私的人类恶意攻击;全球在变暖,生物多样性在消失,食物安全受到影响。我们不顾自身力量的渺小,从小事做起,从一个小小的农场开始做起,带动我们所在村落、乡镇,甚至县域。我们利用生态学原理,经营农业,为农民制造就业机会,为农业大学生创造就业岗位。为了这个目标,弘毅生态农场将严格遵循下面的原则从事农业生产:

        第一,我们尊重所有物种生存的权利。我们知道,“害虫”和“杂草”是人类冠以他们不希望的物种身上的贬义之词。作为物种,它们和我们人类一样,有着生长、生存、繁殖,享受阳光、空气、水分和食物的基本权利。我们将用生态平衡的方式控制恶性膨胀种群的扩张,管理生物多样性。在生态农场,我们将告别农药和除草剂,利用物理与生物方式相结合的方式,管理物种,将曾经造成危害的物种资源化利用起来,促进农业生态系统的平衡。

        第二,我们保证耕地的高生产力,用地更要养地。我们知道,化肥虽可以在短缺内提供了作为需要的养分,但是过量化肥的使用损伤了耕地,化肥中不含有土壤动物和微生物生长需要的养分;农膜虽然在短期内提升了土壤温度,但农膜焚烧制造的致癌物,以及长期近距离接触农药已令成千上万个农民患上了癌症。癌症在30年前,农民听都没有听说过,至今他们依然不知道得癌症症的根本原因是环境恶化。我们要将被农民焚烧的秸秆等废弃物通过大型反刍动物转化,将产生大量的有机肥,返回农田,从而保持土壤的水、肥、气、热,和土壤生物多样性;用有机肥养地,让耕地变黑,而不寄希望于转基因这样的技术,对耕地生产力造成新的威胁。弘毅生态农场将拒绝使用转基因种子,拒绝转基因产品进入食物链。谁都知道“杀鸡取卵”来得快,但这绝对不是可持续的做法。

        第三,我们带动农民利用家门口的能源,而远离煤炭、天然气、以及用它们发出来的电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我们知道,中国农民是全球最勤劳的人群之一,而今富裕起来的农民,开始与城里人一样,大量使用煤炭、液化气、电力,这是社会进步的象征,也是环境恶化的开始。沼气含有的成分与天然气一样都是甲烷,秸秆、粪便中含有这些成分,利用生物发酵方法,我们能够得到廉价的甲烷供农民做饭、取暖、照明之需。瑞典、瑞士人可以将沼气装进轿车、公共汽车里驱动发动机,我们也已成功将沼气通入农户。国家一方面开采更多的煤炭、建设高坝来发电,利用太阳能、风能、甚至高风险的核能发电,殊不知,电力的重要缺口会因富裕的农民而不断扩大,引领农民利用家门口的传统生物质能才是大势所趋。

        第四,我们要引领农民将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埋葬在耕地里。我们有18亿亩耕地,这些耕地除了基本满足13亿人吃饭问题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功能就是可将困惑人类的全球温室气体埋葬在地下。中国的传统农村,是将死人埋葬在地下的,现在如果我们恢复了生态循环,植物秸秆固定的碳,还有大部分粮食中的碳,经过人类和动物消费后可以通过有机质还田途径,从大气抽取聚合并固定在土壤中。如果我们经过10-30年努力,将土壤有机质提高一个百分点的话,则意味着每年有10-30亿万的二氧化碳埋葬在土壤里。这个耕地固碳作用是有机质养地,提高作物产量的副产品。中国有大量的农民,勤劳的农民如果充分动员起来,对温室气体减排的作用将是巨大的。耕地固定碳的潜力到底有多大,需要生态科学家用第一手的数据来说话。

        也许有人认为我们搞的是乌托邦式的农业。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纷纷推进“搞投入、高产出、高污染、高补贴”的农业,国内也很多鼓吹者推崇这样的模式时候,我们却坚持“低投入、高产出、零污染、低补贴”的农业。我们渴望政府对我们进行的模式进行高补贴,但这样的钱可能被不同的人截留。我们不等、不靠、不要,我们是当代的愚公,我们要用事实和数据感动我们的“天帝”,最终来搬走人类进化道路上的各座“大山”。

        我们同时还要带动农民,让他们辛勤劳作的土地上产生更大的效益。当然,我们必须拿出两到三年时间给大自然一个调整的机会,在等待过程中产生的损失,弘毅生态农场正在承受或已经承受了。我们要用一个生态学的办法,打败“大农药、大化肥、除草剂、添加剂、农膜、转基因”6项技术之和,其效益还要翻倍,乃至翻三到五倍。也许有人说我们是不自量力,痴人说梦,是拿鸡蛋碰石头。但是,只要我们坚持真理,坚持信念,这个升值肯定会实现,这样的升值一定要实现。

        弘毅生态农场就是这样一个研究型农场。这是一个科技型农场,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农场。在这里,研究员、教授、硕士生、博士生、博士后、留学生,甚至清华毕业的本科生在这里与农民一起试验,我们要向土地要效益,向生物多样性要效益。我们杜绝急功近利,我们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相信消费者的判断能力,更相信物种的力量。我们知道,人类即使非常能,但集中全球的财富,集中全球的科学家,也不能制造出来一只苍蝇这样小小的物种。实际上弘毅生态农场是名副其实的有机农场,但当生态这样的词汇在商品社会纷纷贬值的时候,我们宁愿回过头来使用生态这个词汇,而不用“有机”这个术语,因为有机毕竟是生态过程的一个小小环节,尽管我们的产品也经过大量国家的有机认证。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我们的事业才开始,我们要走的路很艰难,但我们有光明的前途,我们要为中国的现代农业寻找一条人与自然、人与人协调发展的农业路子。

        时值弘毅生态农场网站(http://hystnc.com/)开网之际,负责人约我写点东西,便有了上面的文字。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69366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