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和笑林同台出场北京电视台访谈节目  

2009-06-14 13:42:00|  分类: 科学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笑林同台出场北京电视台访谈节目

蒋高明

        2009年5月22日下午,为迎接世界荒漠化日,笔者有幸和相声演员笑林在北京电视台(新址)演播大厅录制电视专题片,介绍我们在巴音胡舒的治沙实践和以禽代畜新型草原产业思路。

        节目录制是四点开始,但制片人请求嘉宾和主持人,提前一个小时来化妆。笑林是作为北京市环保形象大使来的,也可充当部分主持人,他在中央七台主持一个效果不错的农经节目。卢迪是该栏目的主持人。笑林的作用是在专家与主持人和观众之间进行“串联”,以他特有的幽默方式让现场气氛活跃起来。

        在化妆室,我们见到了笑林,他是后来到的。他和专家官员们热情打招呼,就像老朋友见面那样随便。化过妆后,因为离正式演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就一起聊起天来。

        打破尴尬的方式是互相传递名片。有人先掏出了名片,并自我介绍。笑林也和大家一样,掏出名片来。不过他的名片不多了,他说熟悉他的人就不给了。我得到了一张。他的名片上印着一级演员(大概相当于学术圈子里的一级教授吧)、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北京曲协副主席、北京文联理事,还有北京大学客座教授、法学硕士等,有些像普通人的名片。接过名片,我笑着问他:“笑林是您的真名还是艺名?”。这个问题显然很唐突,但笑林并不在意。估计是别人问得多了,他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姓赵,本名赵小林,祖籍山东”。他很谦虚地回答,一点架子也没有。

        听说他是山东人,我们之间的话就多了起来。告诉他我也是山东人,在济南读的书。他显然很有谈兴,聊起了不少话题。他的老家是山东齐河,是爷爷那辈闯关东到的北京。他是在西城区长大的。

        话题聊到演艺界的一些名人如侯宝林,马季,马三立。相声界论辈,他是马季的学生,与姜昆是一个辈的。我以为侯宝林是相声界的祖师爷呢,笑林纠正说比侯宝林早的人还有很多,他提了一些名人,可惜我的相声知识有限,记不起那些名人来。

        我们聊到做人要谦虚,厚道。他说圈子里好多事是人家不愿意直接说的,比如对人要尊重,说话声音不能太大,看人不能居高临下等。北方人都说“您”而不能说“你”。如果你不会使用这个词,别人是不舒服的,会从中看到你的功底浅薄。他的这个知识竟然是跟宋世雄学来的。他说,一次也是在化妆室,知名度很高且年纪大他许多的宋世雄竟谦让比他小很多的笑林先化妆。我说,我学会说“您”是跟老岳父学的,他是天津宝坻人,李瑞环的同乡和同事。因为不会说“您”只会说“你”,挨了不少训呢。

        而现在,一些演艺界的年轻名人,动辄就说“你不对”,“我认为怎么怎么着”,话语里透着狂妄无知。笑林说,他想纠正他们,但人家听了不一定高兴,就不说。他只给马季的儿子马东纠正过。笑林说,在下次电视上见到马东时,马东就改换了态度。效果立竿见影。

        不论在什么样的圈子里,对人要尊重,不先声夺人都是美德。笑林说:“做人到最成功处,就是你眼里的对方都是人。”

        我说,国家正搞千人计划呢,年薪都两三百万了;那些人牛得很,对国内的学者不青眼看呢。笑林笑笑,不加评议。

        我们访谈的节目是“人沙之战”。嘉宾中与沙有关的他们都请来了,有国家林业局防沙治沙办公室副主任罗斌、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防沙治沙办公室主任李金海、北京林业大学水土保持学院院长孙保平。我是搞植物生态的,他们让我来是因为我们在浑善达克沙地上做了近十年的恢复试验,观众想听听里面的故事。谈到治沙方面的知识,除了专业术语外,笑林竟然都不外行。他在节目中提到,他和李国盛说过的相声《都是李国盛惹得祸》,让人笑过之后,仔细回味确实是那么回事。笑林说,牲口增加,草原退化,沙尘暴来了,不好去赖当地人,也不好怪上面的领导,只好赖和他一起说相声的李国盛(以一个对自然粗暴干涉的人的代表)头上。他的这些话和我们在治沙实践中得到经验教训是一样的。

        笑林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大屏幕背景放着笔者在浑善达克沙地拍摄的山羊啃草、明沙裸露的图片。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科学家还是有心情与演艺界频繁接触的,至少是走出研究室去听听相声或看看戏。中国植物生理学会理事长汤佩松先生就曾经邀请侯宝林先生给出席全国植物生理学会的科学家说相声,活跃学术气氛,效果是很好的。今天似乎这样的雅兴没有了。

        笑林叫我蒋老师,我叫他笑林老师。

        我和笑林是在厕所分手的。录制了两个多小时的节目,一结束,和制片人郑新先生匆忙打过招呼,我就冲进厕所。走前还看到有观众和笑林拍照,不知道他是怎么冲出观众包围圈的。我们俩竟然又见面了,还以为在演播厅里就分手了呢。

        “我也憋坏了”,笑林对我说。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34220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