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开发怒江,慎重慎重  

2009-06-14 13:45:00|  分类: 环保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发怒江,慎重慎重

蒋高明

        5月25日的《新京报》以评论的形式发表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资深记者、绿家园组织负责人汪永晨文章《开发怒江,慎重慎重》。一连用了两个“慎重”,可见心情之迫切。汪老师是怒江保卫战的总发起人,也是怒江保卫战的急先锋。她们计划用十年的时间,每年沿着同样的线路,走访同样的农户,记录怒江发生的变化。她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使怒江保不住了,她们也要照片、录像、文字记录留下怒江,记录下历史。这个计划被媒体称为“江河十年行”。我有幸参加过她们的第三年行,深为她们的敬业精神所感动。长途颠簸,有时到了目的地都半夜了,还是不放弃采访。有一次,汪老师在采访中,手持录音笔竟劳累地睡着了,录音笔掉在地上才发觉。最近,温总理就怒江水电第二次批示,其中就有“江河十年行”的功劳。当然,最大的功劳还是汪老师,她是最投入的,也是最执着的人,执着到她将得到的环保国际奖励给她的10万美元全部献给了怒江边的孩子们,献给了“江河十年行”。文章里也提到笔者的名字,另一位提到的中国科学院的研究员李渤生先生,也是植物所的,是笔者的老师加同事。下面是她写的评论,供关注怒江命运的科学网网友参考:

      “对怒江水电开发,在进行环境评估深入研究后,政府将会作出明智的决定。”这是2009年5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新闻发布会上对世界做出的承诺。(新华社5月21日电)

  这条发源于中国西藏,流经缅甸、泰国的大河,被认为是中国目前仅有的两条没有被拦腰截断的大河中的一条。流出中国后被称为萨尔温江的怒江,至今也仍然是自由流淌。2007年的江河十年行中,水利水电专家刘树坤告诉我:评判一条河流是否健康有三个不能中断。一是水流不能中断;二是水流中营养物质不能中断,以免生物多样性减少;三是河床里泥沙不能中断,以免河床遭到破坏。

  在我们身边,当很多大江、大河失去了这三个连续性时,怒江却因住在大江两岸的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多传统习俗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还能从冰川、高山跨激流、越险滩,奔腾咆哮流入大海。2003年,怒江、金沙江、澜沧江三江并流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一直以来,正如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表示:“中国政府十分重视跨界河流的利用和保护,努力在寻求开发与保护相平衡的政策。”

  2003年7月,怒江规划要建13级水电站。以往在中国修建水电工程,这是国家、企业、地方政府及职能部门的事。然而怒江建坝,却受到了民间环保组织、媒体、专家学者的关注及监督。而公民社会的关注与监督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2003年9月1日正式实施的《环境影响评价法》中,有了环境保护公众参与。《环境影响评价法》的实施,不仅使自然生态在经济发展中得以重视,利益相关群体的利益,也可在公共关注的视线里得以关注。

  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说,在怒江大坝建设工程作出最后决定以前,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组织召开研讨会,听取有关部门、专家和地方的意见。确实如此。但是,此事影响大,还应更广泛地听取意见,深入论证,慎重决策。在怒江水电工程的决策中,广泛、慎重,体现的既有公众参与的民主化进程,也有生态文明中人与自然的相互关系在不断地修正。尊重自然,敬畏自然,自然在人类的发展进程中,被摆在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怒江水电开发,本应在2003年正式开工。有了公民社会的关注和参与,2004年,国家有关部门再次派专家考察怒江生物多样性。2004年,在北京举行的国际水电大会上,怒江、金沙江的农民破格参加。200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考察怒江后,我国有关部门认真回答了一个个对如何保护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问题。

  不过,中科院研究员李渤生一直担心,到目前为止,怒江还没有进行过一次本底调查;中科院研究员蒋高明一再呼吁,怒江两岸的土,是成千上万年才形成的,如果修了电站让水淹了,对生物多样性来说是灾难;地质学家范晓、杨勇多次怒江行后提出,怒江峡谷还很年轻,正处在活跃时期,地壳运动还在持续……

  因此,慎重是对今日怒江的态度,却也意味着怒江的明天;慎重还是今天中国政府对下游国家的保重,更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在郑重承担自己的责任。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34981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