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基因大米: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0-01-30 17:14:00|  分类: 环保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转基因大米:想说爱你不容易

国际先驱导报:金微  2010年1月29日发自北京

        [本博按]  转基因水稻获得国际有关部门安全证书后,媒体对此事件发表了大量质疑文章。最近,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为此发表了一整版的评论和报道,是目前官方媒体发出的最高质疑声音。《国际先驱导报》(International Herald Leader)创刊于2002年6月6日,依托新华社遍及全球的新闻采集网络,重点关注于国际国内时政、经济、文化的重大题材并深度报道。作为《参考消息》子报,在所报道领域具有天生的无可比拟的权威性,业已成为海内外媒体和观察家了解当代中国政策走向、社会状况、思想潮流的重点参考。下面的文章是记者与笔者交流时的原稿,文章发表时,小标题和部分内容等有调整。

        “中国成为国外转基因粮的生死试验场”、“国民自杀计划”,“民族的噩梦”,新年伊始,有关转基因粮商业化种植的各种担忧在网络持续发酵,并逐渐蔓延形成一种恐慌,论坛上有人发起“反转基因主粮”的签名活动。
自从转基因水稻去年获得农业部发放了首批安全证书后,围绕着它的争议一直没有停息。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稻生产和消费国,中国即将打开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的“闸门”。

        1月6日,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获得者——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一改低调公开宣布:“转基因水稻最迟5年内走上中国人的餐桌。”目前,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将转基因水稻作为主粮食用,“如果在全球还远未达到共识的情况下,我们贸然去进行水稻大面积的商业化种植,这种“敢为天下先”是不是也太超前了?”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说。

神秘的转委会

        2009年11月27日,农业部批准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获得两个转基因水稻品种的是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教授及其同事,这是中国首次为转基因水稻颁发安全证书。

        安全证书是转基因作物品种上市之前最难的一个关口,这意味着该品种的生产性试验结束并获得农业主管部门认可,技术方面的障碍基本扫除,接下来就可以申请生产许可证了。

        对于这个关乎几亿人吃饭问题的重大事件,相关部门的态度暧昧。主管部门并未在第一时间发布此消息,而最新知道此事的是美国路透社,他是从中国参与评审的二位专家处提前得到的消息,有网友说:“未公布前向外媒记者透露,这是不是泄密?”

        面对各界的诸多疑问,农业部对外的回复非常简短:证书发放是“经过严格的实验研究、中间试验、环境释放、生产性试验和申请生产应用安全证书等5个阶段的多年安全评价,依据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下称‘转委会’)评价结果”做出的决定。

        农业部答复引起社会更多质疑,尤其是这个转委会成员始终处于神秘状态。绿色和平组织(下称“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峰,多次通过邮件、电话、登门等各种方式,希望主管部门把转委会专家的名单公布于众,但努力都化为泡影。“为何不公开这些专家名单呢? 一个涉及民生的重大工程,公众至少应该有知情权吧。”方立峰有些无奈地说。

        由于转委会涉及到每个人饮食安全,不仅绿色和平,媒体和相关领域专家,要求其更透明化的声音越来越多,郑风田说:转基因的闸门审批基本上掌控在一批利益相关者手里,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2/3是转基因科学家。对此,他提出质疑:“里面涉及的很多人是正在申请专利或申请通过者,环保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成员非常少,这其中包含的利益是更让人担心的问题。”
环境保护部生物多样性研究首席专家薛达元就因为曾经对转基因专项论证会上提出“尖锐”的质疑观点,但此后他也没有受邀参加转基因的专项论证会。

转基因安全受质疑

        目前人们最担心的还是转基因大稻的安全问题,某种程度上,作为民众的主粮之一,稻米就是生命,中国如果种植了存有未明风险的转基因水稻,就等于拿中国国民的生命做赌注。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认为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并没有从根本上得以保障,他说:“安全证书是转基因作物品种上市之前最难突破的关口,欧美国科学家都不敢断定这项技术一定是安全的,中国科学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下安全证书似不稳妥。”

        实际上,转基因危害在世界各地已屡有发生,像“美国星联玉米事件”、“墨西哥转基因玉米污染事件”、“转基因玉米危害蝴蝶事件”就是转基因造成破坏的典型例子……

        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认为,对于转基因作物之所以存在安全性顾虑,主要是有些转基因作物特别是抗虫的转基因品种,含有一种物质叫做BT毒蛋白。由于虫子吃了BT毒蛋白可以被毒死,因此长期摄入该物质对人是否有害很难说。
“虫不能吃,人能吃?”针对网友提出的质疑,张启发曾对前来采访的媒体表示要给公众科普转基因知识,他说:“虫和人吃水稻的部位不一样,虫吃的是茎秆,人吃的是胚乳,人的胃液呈弱酸性,肠胃中不存在与Bt毒素结合的受体,而昆虫的胃液为强碱性,Bt蛋白进入昆虫肠胃中后,在胃液的作用下,消化系统会产生有毒素体。而且Bt杀虫蛋白对哺乳动物、鸟、鱼以及非目标昆虫无害。”

        不过,转基因食品才10多年历史, 10年无害能否说明让人吃50年、100年也无害?对此,袁隆平曾这样说:“我个人认为,政府应该特别慎重批准转基因植物商业化。科学家不能完全预知对生物进行转基因改造,有可能导致何种突变而对环境和人造成危害。虽然实验非常成熟,但其对人类可能造成的影响,或许要在未来几代人后才显现。”

        蒋高明说:目前转基因至少存在三方面的不确定性:一是转基因对生命结构改变后的连锁反应不确定;二是转基因导致食物链“潜在风险”不确定;三是转基因污染、增殖、扩散及其清除途径不确定。“在这些不确定存在的前提下,万一出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双输局面?

        对转基因粮食健康危害的担忧也许只是一方面,而跨国粮食巨头们对中国市场觊觎已久,转基因背后是否另有玄机也引起相关人士的警惕。

        “如果转基因产品主粮化的试验失败,灭绝的是中华民族,西方国家不受影响;如果转基因产品主粮化的试验成功,中国农业乃至整个经济将控制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手中。无论结果如何,美国资本都是赢家,中国老百姓都是输家。”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担忧并非没有道理,绿色和平和第三世界网络组织在最新研究报告——《谁是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中表示,我国正在申请商业化种植及在研的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没有任何一种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上述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至少涉及了28项国外专利技术。  

        这些专利分别属于孟山都、拜耳和杜邦三家跨国生物公司。此次颁布证书的华中农业大学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转抗虫基因水稻“华恢1号”及杂交种“Bt汕优63”,即属于这8个转基因水稻之列,Bt转基因水稻至少涉及了11—12项国外专利。  

        这就是说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其实并不是中国人,若是这种转基因水稻大规模种植,也就是把13亿人口的粮食安全的命脉交与到外资手中。“这些涉嫌国外专利的转基因技术用于科研没问题,一旦商业化就会被索要高昂专利费,这就对我国的粮食主权埋下了“定时炸弹”。”巴西过去禁止种植转基因大豆,但在上世纪末部分土地被偷偷种上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结果在2003年孟山都开始向巴西豆农收取专利费。此前,孟山都以同样的手段收取阿根廷农民的专利费,一旦转基因获得依赖症后,农药、化肥都会被外资控制。方立峰认为,“从国外的教训来看,无论是种子还是农药化肥,这些领域最终被外资控制并非不是没有可能。”

两个神话

        转基因水稻宣传的第一个好处是Bt抗虫转基因水稻推广后,将会减少用药量。但实际表明,有关转基因作物减少农药用量的结论为时尚早,以转基因抗虫棉为例,在刚推广的头几年,对棉蛉虫确实有效果,并受到广大棉农的欢迎。但好景不长,去年就有媒体报道,江苏在推广转基因棉第5年,棉铃虫虽然被基本控制,而盲蝽蟓、烟粉虱、红蜘蛛、蚜虫等刺吸式“小害虫”集中大爆发,“小虫成大灾”,用药量反而猛增。

        “转基因生物可能会打乱自然界生物的多样性。”国家环保部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官员曾发出警告:在生态系统中,转基因生物是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外来物种,它可能破坏整个生态的平衡。

        转基因大米宣称的第二个好处是增产,华中农业大学科学家研发的“Bt水稻”据称产量可比普通水稻提高大约8%。郑风田认为,目前影响水稻产量的主要因素是从事水稻种植生产的农民,但由于农民生产水稻收入不高,积极性受到影响,此外耕地质量低。如果国家真缺少大米了,农民如果能够真正地可以从种植水稻中获得好的收益,南方的一季改为两季三季所带来的生产潜力还远未挖掘出来。“与这些价格收益带来的潜力相比,目前转基因水稻所带来的10%以下的增产潜力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最近农业部转委会专家在作客人民网时表示“转基因是提高粮食产量的唯一选择”。郑风田认为,对于水稻、小麦、玉米这三大类作物,一定要等到最后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用。“现在的问题是潜在的风险和获得的收益完全不成正比,有别的选择为什么不用呢?这是拿潜在风险在国人身上作试验,这些科学家简直是不负责。”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91225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