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研究员是个什么“员”?  

2010-01-05 11:57:00|  分类: 精神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究员是个什么“员”?

蒋高明

        第一次听说研究员这个词,是在大学毕业的前一年。1984年夏天,笔者决定报考中科院植物所研究生。那个时候没有网络,只在生物系楼门口看到植物所张贴的招生简章里,看到上面有黄银晓老师的名字,研究方向是环境保护。黄老师当时的头衔是副研究员,听山大老师介绍,副研究员相当于大学里的副教授。

        怎么会叫研究员呢,这不是和饲养员、理发员、卫生员、服务员、工作人员一样吗?当时还不兴叫公务员,好像粘了员字就不是很高职位的人。当时的感觉就是如此。

        现在看来,研究员也是一个劳动者,他们靠脑力吃饭,他们的劳动不像饲养员、卫生员、服务员那样创造直接的价值,而是创造了一些无形的价值。现在要求我们发表SCI,这些SCI还不好说有什么用。好像大部分没有用。回家如果农民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就说是写SCI的,SCI,好像太玄乎了些,农民不懂的,说写文章的吧,正如他们中有喂牛的、杀猪的、卖菜的一样。这个“的”,大约相当于“员”。现在的研究员退化为写文章的了,可我又不是作家。

        当年的研究员都是很厉害的,几乎都是大家,因为进中央研究院或后来的中国科学院就很难,当个助理研究员都很让人羡慕。当时中科院要人,是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那样的高校去挑的,送学生来的高校就是今天“985”的前几名。大学生毕业来工作了,给的职称是研究实习员,5年后才能考虑升助理研究员,再5年后才有资格考虑升副研究员;再5年后有可能考虑升研究员。实际上,许多文革前来中国科学院的大学毕业生们,当助理研究员二三十年的人大有人在。可见,当时的研究员是很难当的,其含金量绝不亚于今天欧美的正教授。

        研究员得研究点什么。陈景润研究哥德巴赫猜想、贾兰坡研究北京猿人、郭沫若研究甲骨文、吴晗研究明史、钱学森研究导弹、竺可桢研究物候、汤佩松研究光合作用,等等,他们的研究是很执著的。尽管后来“党叫干啥就干啥”,但党还是很尊重研究员的研究兴趣的。研究员是人民的一员,但他们不创造直接的价值,是花国家的钱。国家需要研究员,诺大的国家不能没有自己的科学家,当国家有难的时候,会来找这些“员”的。既然是国家需要的,国家就来养这些人。因此,当时的研究员吃皇粮,不愁发工资。

        研究员也分级,那个时候分级很严格,分出来的研究员大都是货真价实的,很多人是解放前的底子,一级研究员们个个都是大家。笔者博士导师侯学煜先生当了学部委员了,还是三级研究员。尽管侯先生在生态学方面造诣很大,还进中南海给胡耀邦等政治局领导上课,但搞微观的一级研究员们看不起搞宏观的,就一直压制侯先生升二级研究员。但即使如此,五六十年代的三级研究员月工资就有三百多元,副教授工资就相当于国家十级干部(正厅级)呢。现在也搞研究员分级,但现在分出来的二三级研究员已严重今非昔比了。

        研究员不是官员,但现在官员们都要这个头衔,且早于一线科研人员得到研究员。今天重新研究员分级了,他们更是捷足先登。据说一级研究员是给院士们留的,大家都不要争了,二级研究员要争院士,有领导职务照样沾光。现在有人戏称院士应为“院仕”,是很恰当的称呼。不做官的院士是大大少于做官的院士的。

        当年的研究员是否像今天的研究员一样写“博客”呢?写的。只是当时没有博客,但是有报纸、有杂志。他们还自己办杂志呢。搞植物的胡先鏽文章了得,词填的也了得,做学问也了得。他和吴宓一起办《学衡》,还亲自任主笔,没有人说他不务正业。当时,北有以陈独秀、胡适之为主的《新青年》,南有《学衡》,学衡派主要成员有吴宓、梅光迪、胡先鏽等。南北知识分子领导了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尽管两派因观点不同,经常掐架。文人嘛,打嘴架太正常了。那个时候的研究员似乎人文情怀高远些,他们非常关注社会现实,从不闭门造车。后来,胡先鏽和胡适不掐了,前者还为后者主办的《独立评论》写稿呢。1925年,两胡在上海合影,胡适在照片上题“两个反对的朋友”,可见当时的知识分子胸襟是宽大的。

        无论是过去的研究员,还是现在的研究员,他们的存在应当是以人类与社会进步为己任的。研究员的专长是做学问,做学问就得刨根问底,刨根问底就得有足够的时间,有了足够的时间才能去做实验,查资料,才能拿得出让同行们至少不笑话的东西,这些东西不见得都发表在洋人办的刊物上。因此,研究员评价研究员是心中最有数的,谁吃多少碗干饭,瞒天瞒地瞒不了咱老九。作为人中的一员,研究员还得有饭吃、有房子住,且比普通的员吃得好、住得好些,过着让普通员们羡慕的生活,毕竟他们是国家的翰林啊。国家有难的时候,研究员是应当出来出谋划策的。

        在笔者看来,研究员起码得是个有学问的人,一个有文化的人,不仅懂得一门专业知识,还要懂得艺术,懂得生活;不仅仅懂得英文,还要懂得国文;不能只会写SCI,不抬头看社会。研究员须有宽大的胸怀,能够容忍异己。要做研究员,就得来几次“板凳要做十年冷”,而不是仅凭几篇洋文章就要当研究员。

        我们对得住研究员这个称呼吗?与前人比我们对不住,与洋人比,我们还是对不住。研究员贬值了,教授贬值了,博士头衔贬值了,院士也贬值了。谁之错呢?看看当今的研究员们干了些什么就知道了:提院士给人送蛋糕、研究员分级请人喝酒赔笑送钞票、搞课题送回扣、争项目请领导泡妞、树威信拉山头、发文章搭学生车当通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打击异己,投机钻营,做学问变成了搞政治,研究员焉有不贬值之理?

(2010年元月5日凌晨写于九思斋)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84290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