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生态环境危急》连载之四十八:寂静的乡村  

2011-12-11 18:06:00|  分类: 环保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高明
 
        自从2005年以来,我经常回山东沂蒙老家,目睹了乡村很大的变化。与三十年前相比,农民们的生活水平明显地提高了:小时候吃不上的白面馒头,现在普通农民家里的餐桌上都能见到;小时候不愿意吃的烤红薯、煮玉米棒子,现在成了稀罕物;老百姓家里用上了电风扇、电话、彩色电视机、甚至空调。原来破旧的草房,现都换成了清一色的瓦房,还有一些农民搬进了县城,当上了城里人。
 
        然而,这个可喜的变化的代价也是巨大的。这次返乡之旅给我感觉最强烈的是,暑天应当是知了唱歌的季节,这次却几乎听不到了。小时候在树下乘凉,甚至坐在教室里,听到的都是知了的歌声,尽管有些聒噪,可那是自然的音乐,习惯了也就感觉非常亲切。
 
        白天听不到知了的歌声,我感觉不自在。人们生活提高了,可是生活环境质量却明显地下降了。知了不见了,那么我去找蜻蜓吧,遗憾得很,我也没有见到成群飞着的蜻蜓,见不到落在篱笆墙上的蜻蜓——金黄身子的蜻蜓,有着晶莹透明翅膀的蜻蜓,你们在哪里和我捉“迷藏”呢?燕子还好吧?“燕子低飞蛇过道”,这个民谚是说天要快下雨了,而今天燕子也明显地少了,因为它们找不到搭窝的地方——过梁改用天花板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我的燕子,你是否伤心地飞向了另一个世界?
 
        我不服气,继续寻找陪伴我长大的小精灵们,不幸的消息还是接踵而至:喜鹊服“毒”(农药)自杀了,小黄雀的家被毁灭了(多样化的森林变成了杨树林);青蛙们的家变干了(乡村大量湿地消失),河里的鱼虾因为污染而夭折了;即使让人生畏的蛇,也因为误食了吃了耗子药的老鼠(蛇是老鼠的天敌)而命归西天了;野兔被天罗地网包围了——农村没收了猎枪后,人们发明了用网打兔子!知了是被人捉去做了人家的下酒菜的。蝉的幼虫,老家人叫它姐儿鬼子的,值三毛钱一个呢,挖地三尺也要把它们请出来,然后喂进食客的肚子。“最毒不过蝎子心”,但也毒不过人的狠心肠,那浑身有毒的蝎子也逃脱不了人们的嘴巴。在县城几天,每顿酒席上,都有油炸姐儿鬼子和炸全蝎,让人吃了浑身不舒服。
 
        乡村消失的不仅仅是知了、蜻蜓、燕子,喜鹊、小黄雀、青蛙、蛇、野兔,消失的是我们的自然生态。我幼时的乡村,充满了野性与童趣的乡村,那是儿童的天堂,是小动物们的乐园,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历史,成了记忆。我担心,有一天,我们的后代不知道什么是蜻蜓和知了,当我们向他们描述的时候,孩子们以为他们的父亲或爷爷在讲天书。
 
        相对于儿时的记忆,现在我感觉到中国乡村景观越来越不受看了。北方基本上以杨树为主,村子里没有了“老槐树”,原来老百姓喜欢种的榆树、国槐、洋槐、白蜡树、楸树、泡桐、梧桐、枫杨、柳树、柏树、松树等几乎被清一色的杨树所取代,大半个天下的树木几乎都姓了“杨”。而南方乡村,则以杉木、马尾松为主,近来有被来自澳大利亚的桉树“占山为王”的趋势。
 
        农民的生活富裕了,兜里的钱包开始鼓了起来,于是也学着城里人的样子外出旅游,北山一下子火了起来。这里原来是偏僻的山村,不通公路,以前山外的人笑话他们是“山杠子”,笑话他们将洋车(自行车)当成火车。如今情况大不一样了,公路通到了家门口,山绿起来了,奔腾的小河流被截断成了蓄水库,造出了人工湖。于是山外的城里人亦或农民来这里看山景、吃野味。可不幸的事还是被我发现了,一条小溪上,四十多家的家庭饭店旅馆的污水竟然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排到了清澈见底的溪流,我担心这里的青山绿水还能够绿多久?同行的朋友觉得我大惊小怪,说连县城里都没有一家污水处理厂,污水就直接排到大河里去了,那又怎么样?
 
        我们的富裕换来的是环境的污染,我们的生活还能够充满阳光么?我思考着答案,却找不到答案。“人们穷怕了,有了钱还管什么环境”,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声音。
 
       财富啊,你真是坑脏极了:你是用动物们的生命,植物的风姿,甚至人们的心灵换来的。对于这样的财富我望而生畏。当我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听说邻县一个花九百亿的大型火电厂在马不停蹄地建设中,我不免又担忧起来:下风向的空气,下游的水又要遭殃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