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蒋高明 我对转基因的真实态度(兼驳柯贝)  

2012-10-30 20:45:00|  分类: 科学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转基因的真实态度

                                            
                                                 (2011年7月)

7月21日,《南方周末》发表柯贝先生文章,题目是《对转基因的无知与偏见》,该文用异常严厉的措辞对笔者与国外学者曹明华进行了点名批评。文章指出,我代表的是国内那些对转基因不懂装懂的国内生物学工作者。尽管我当年大学期间学的是生物学植物专业,现在的工作单位是中国科学院生物类的专业研究所,因为我没有为转基因高唱赞歌,落了个被人在报上点名教训的下场。

《南方周末》这篇报道的作者用的是笔名,而他批的却是有名有姓有工作单位的一线研究人员。一般负责任的报刊发表点名批评的文章都要求作者勇敢亮出自己的身份。而《南方周末》允许匿名作者批评实名科学家且采取居高临下的态度,这符合公平争议的科学精神吗?

对于这篇文章引起的震动,科学网以及众多媒体均有系列的反驳文章。但在我的博客留言中,依然看到一些当年的老面孔,依然用盛气凌人的姿态在教训我:不懂物理学的功率单位,如同初中没有毕业; 不懂现代生物学, 生物知识不如小学生。他们给我扣的帽子几乎同出一辙:我宣传的是不要现代技术,回到原始社会。从怒江水电争议到转基因争议,我犯得的错误都是一样的,即不该说我专业之外的事情。我只能说我的生态学,其余的问题,即使天塌下来,也轮不到我说话的份儿。可现实是,无论是支持水电开发的还是狂热支持转基因的,内部并没有人来对他们做的事儿说三道四,盲目的水电开发与失控的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真的没有负面影响吗?

一个令人振奋的事实是:我带领我的研究小组,经历四年艰苦探索,不用化肥、农药、农膜、除草剂、添加剂、转基因所谓的六项现代农业技术,将农民手里的低产田变成了高产田(小麦玉米周年亩产2000斤粮食以上)。我们的产量并不是回到“原始社会”才获得的,也不是回到拉黄包车的时代获得的,而是用了许多人类积累的科学知识。

在《对转基因的无知与偏见》一文中,柯贝先生因为没有认真读过我的文章,对我的许多观点采取了断章取义做法。这里,有必要把我对转基因科学研究与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真实态度澄清出来,让读者判断我是否阻挡了中国的分子生物学科技进步。我的主要立场如下:

第一.转基因科学技术中国人一定要搞,而且要集中力量搞,要像当年中国人搞“两弹一星”一样,搞出来是吓唬人的。我们被人欺负怕了,别人有我们没有心里就紧张,就害怕,所以我们必须自己要发展这样的科学技术。但用转基因来提高粮食产量,并进入人类主粮之前还需要时间来检验,需要客观告诉公众我们的做法,不要藏着掖着。正如用核武器打常规战争一样,我们不能为了打一场地区战争,就动用储备的核武器。但是,人家有核武器,我们没有不行,中国人不能吃哑巴亏。

第二,用常规成熟技术能够解决粮食增产问题,就不一定要用高但新的科技,因为那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而且还要冒未知风险的做法。其实,中国粮食产量走低的真正原因,并不是中国的种子不争气,而是农民不再愿意种地。另外,耕地质量因为长期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地膜,出现了地力严重下降。因此,在没有抓住限制中国粮食生产的主要矛盾之前,急迫地将主粮转基因,且采用中国人没有自主创新的生物技术,是非常危险的。高铁的教训,不得不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第三,为什么农药打得这么多,害虫不减反而越来越严重呢?山东一带农民种植6种作物约打24遍农药。转基因技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虫害问题,这是因为转了基因以后依然要使用农药,害虫要么产生抗性,要么转而危害别的植物。这样,农药残留,转基因Bt毒蛋白,尤其草甘膦除草剂在转基因粮食中的积累,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就不得不防。长期种植转基因作物引起生态环境的变化,正是笔者长期关注度的问题。

第四,我们用生态学的办法恢复了生态平衡,一遍农药不打,反而控制了害虫,实现了将低产田向高产田的转变。电力、拖拉机、中耕机、联合收割机、水泵、物流系统、信息技术,这些技术,原始社会或“拉黄包车”的时代是不会有的。我们并非拒绝现代科学技术,只是不用那些对生态环境会造成严重危害的技术而已。在生态学家眼里,物种就是最高科技,生命就是物质运动的最高形式,转基因技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类要解决的问题,只能是“按了葫芦起了瓢”。

第五,争论就是争论,谩骂不是战斗。我从没有标榜自己是生物技术专家,但从宏观生态学角度出发,我质疑的是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带来的生态环境与健康风险。转基因技术在不同国家应用,视不同国情而不同。美国之所以发展这样的技术,是因为他们只有很少的农民从事农业,且需要国家大量补贴才能发展农业。美国农民打农药是用飞机或大型设备喷洒,中国农民是用喷雾器近距离(打转基因专用除草剂、专用杀虫剂亦然)喷洒。农药和除草剂对农民尤其农村妇女的伤害作用,转基因技术并不能从源头上解决。中国北方棉农种植转基因以后,依然喷雾器不离身就是明证。

第六,作为转基因最大的转基因试验场的美国,他们的生态环境与农民面临的麻烦,不能要全世界都重复一遍。转基因这么好,欧洲人、日本人、美国人、韩国人、印度人、俄罗斯人、甚至非洲人,还对其心怀防备。难道欧洲人、日本人、美国人、韩国人、印度人、俄罗斯人、甚至非洲人都和我一样无知吗?

如果是在大面积的无人区种植农作物,且不顾环境污染与地力下降,我承认转基因技术无疑有很强的优势。但是,对于中国这样人口密集,耕地与生态环境严重退化这样严酷现实来讲,持续增加环境污染物质,用地而不养地,与人家拼资源,我认为这不是可持续的农业之路。因之,在我国推广转基因主粮,还需要慎重再慎重。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