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辽宁日报从生态和健康角度报道转基因作物激烈争议  

2013-11-25 10:04:33|  分类: 自然与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态疑虑 健康担忧转基因到底安全不


http://www.chinaneast.gov.cn/2013-11/22/c_132909747.htm

 


 www.chinaneast.gov.cn
2013年11月22日 来源: 辽宁日报

 

  每一次的科技革命都给人类带来巨大的收获,同时也会伴随着问题出现,例如农药的使用。现代生物技术的发展与应用,转基因作物已经大面积种植开来,同时也伴随着争议——核心问题就是安全性问题。那么转基因作物有何安全风险?会对生态及人体产生不利影响吗?应采取何种措施来防范?我们请专家解读。

  基因漂移促进植物进化但生态风险也要防范

  辽宁日报:转基因作物特别是抗虫水稻、抗草甘膦大豆等功能是抗害虫、抗农药,那么它们的种植对生态环境有哪些积极作用?

  黄大昉:长期以来,我国农业对农药的依赖程度一直很高,大量农药造成了生态环境破坏等严重后果。转基因抗虫作物不仅能有效控制害虫对作物的危害,也可大大减少化学杀虫剂的用量,减少了农药污染。抗除草剂作物的应用有利于免耕技术的推广,对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也能发挥显著的作用。

  辽宁日报:生态系统是个大的复杂系统,转基因作物放入到生态中种植,成为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环节,从这个角度看会对生态其他方面产生哪些相互作用和影响?

  蒋高明:人为加入外源基因的作物被广泛种植,参与生态链间的相互作用,那么与作物有直接关系的靶标(即所转基因作用目标)害虫、非靶标害虫、天敌昆虫、授粉昆虫等会发生适应性改变,将对生物多样性产生影响。

  辽宁日报:对于生态系统中的“硬件”比如水、空气、土壤是否有影响?

  蒋高明:对土壤、水质的影响等都存在风险,有的已经在现实中发生。比如,美国某种转基因玉米可以驱赶玉米螟,还能产生一种具有杀虫功能的Cry(12A)b毒蛋白,在玉米地周边的河流里已检测出含有这种蛋白质。再如,由于种植了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大量除草剂被“放心”使用根除杂草,土壤中没有了“杂草”根系,涵水功能严重降低,造成耕地质量下降。

  陈一文:我已看到国内外有10项研究与调查报告揭示,转基因Bt稻米、转基因Bt玉米、转基因Bt马铃薯通过根渗透液释放Bt到土壤,对土壤造成不利影响。

  辽宁日报:在加拿大的油菜地里发现了个别油菜植株原来只抗一种除草剂变成了可以抗两三种除草剂,一度被称为“超级杂草”,引发热议,这是转基因作物在生态系统中通过基因漂流(移)造成的吗?

  黄大昉:应当指出,“超级杂草”并不是一个科学术语,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因转基因作物应用而产生所谓能抵抗所有除草剂的“超级杂草”。事实上,报道中提到的这种油菜在喷施另一种除草剂后即被全部杀死。此外,因花粉传播造成的 “基因漂流”历来都有,并不可怕,如果没有基因漂流,就不会有植物进化,世界上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种的植物和作物品种。即便发现有抗某种除草剂的杂草,人们还可以研制出新的除草剂来对付它们,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就是这样。

  辽宁日报:美国广泛种植转基因大豆等,对基因漂流有无防范措施?

  蒋高明:因为基因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转移进目标作物的,其基因逃逸的概率也大于正常基因交流的作物。美国地多人少,种植转抗草甘膦或抗虫基因的作物就省去了人工作业,但他们制定了严格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隔离带”措施,旨在阻断转基因通过花粉的漂移,同时种植大面积的天然农作物供害虫吃,形成“害虫避难所”以保持物种的多样性。而我国的田地一般属于个体化种植,缺少实施隔离带的条件。

  辽宁日报:我国的抗虫水稻如大面积种植会因为基因漂移而影响我国野生稻吗?

  黄大昉:我国经过连续10余年的大规模试验,没有发现自然情况下转基因栽培水稻因花粉扩散导致野生稻性状改变的现象。分析原因,可能个别基因低频率的转移难以改变野生物种群体遗传稳定性和竞争力。

  辽宁日报:对转基因作物的生态风险如何防范?

  蒋高明:目前转基因作物对生态系统的全面影响的基础性研究十分薄弱,所以必须首先要对转基因作物生态风险的起因和性质、风险评估和风险管理、防范进行长期跟踪研究。我们建议,能够用生态学办法解决的粮食增产问题,尽量不要转基因,毕竟转基因有着很大的生态风险。

  转基因作物是否可用必须通过食用安全性评价

  辽宁日报:转基因作物与同种类的常规作物相比,在营养含量、成分组成、口感等方面是否会有不同?

  陈一文:我国中山大学研究人员发表论文我国转基因Bt稻米与同品种非转基因稻米相比,营养成分存在区别,变化幅度为:氨基酸20%至74%,脂肪酸19%至38%,维生素25%至57%,(微量)元素20%至50%,蛋白质25%。

  辽宁日报:转基因作物及食品的食用安全一直为人们所关心,并不是作物被转基因后都安全吧?

  黄大昉:是的,转基因作物在研究过程中必须进行食用安全性评价,包括营养成分分析、毒理学分析以及过敏性等。如果发现存在安全隐患,研发工作就必须停止。比如,国外曾经为了改善大豆营养,把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储藏蛋白基因转入大豆,后来考虑到一些对坚果过敏的人也会对这种大豆过敏,便立即停止了这个项目。

  辽宁日报:据了解,转基因作物在被批准食用前都要通过相关标准的动物性安全评价实验,如用小鼠的“急性毒性实验”等,为什么不做人体的临床试验。

  黄大昉:转基因食品不同于存在毒副作用的药物。根据国际组织规定,各种新资源食品研发过程中只要其他科学试验足以证明其安全性,就没必要进行人体临床试验。即已为国际公认的标准化动物实验模型和模拟试验完全能够对转基因食用安全性做出科学评价,可以完全代替人体试验。包括我国在内的大量研究和实践也证明,迄今为止,经过严格评价、依法审批应用的转基因产品没有发生一起生物安全问题。

  陈一文:转基因属于全新的技术,外源基因的突然植入会引起作物本身的系统变化,这种变化属于非常规变化,有些影响是潜在的、缓慢的,所以建议进行更高标准、更长期的动物性安全评价及向社会公开其过程。谈到“人体实验”,国外已有通过“(体外)试管”考察转基因作物及其草甘膦残留与转基因Bt蛋白对人肝细胞、血液红血球等有何影响的试验。

  “吃死虫子就能吃坏人”这种推论毫无科学依据

  辽宁日报:转了抗虫Bt基因的水稻,虫子吃了会死,人能吃吗?

  黄大昉:Bt蛋白是高度专一的杀虫蛋白,只能与鳞翅目害虫肠道上皮细胞的特异性受体结合,引起害虫肠道麻痹而死。而人的肠道细胞没有该蛋白的结合位点。人类发现Bt蛋白的来源生物苏云金芽孢杆菌发现已有100年,Bt制剂作为生物杀虫剂的安全使用记录有70多年,大规模种植转Bt作物也超过15年,至今没有该菌及蛋白引起过敏反应的报告,也没有与产品生产相关的职业性过敏反应的记录。所以,人可以安全食用。

  辽宁日报:转基因作物和食品要经过严格检验,我国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安全检测体系是怎样的一个架构?

  黄大昉:按照《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的规定,国务院建立了部际联席会议负责研究协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农业部作为牵头和主管部门,组建了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负责农业转基因生物的安全评价工作,并为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提供技术咨询。依据《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指导原则制定了详细的转基因植物及其产品的食用安全性评价体系;全国已有37个检测机构获得资质认证;还成立了全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可以说,我国转基因食品入市前都要通过严格的安全评价和审批程序,通过审批后上市后与非转基因食品具有同样的安全性。

  辽宁日报:国际上对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是否有法规规定?

  陈一文:除 《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外,2003年获得执行《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作为一项国际协定,目前已有166个政府批准加入,其目标是保护生物多样性不受转基因技术的风险。它体现了预先防范的原则,允许缔约方采取预先防范的措施保护本国应对转基因作物和转基因食品损害所产生的威胁,即使在缺乏科学定论的情况下。

  辽宁日报:目前我国已经批准进口转基因食品,比如进口大豆,我国在预先防范、检测等方面还应该做哪些努力?

  陈一文:说到进口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检测,现在就存在着这样一个问题。草甘膦是一种广谱除草剂,存在毒性。我发现国家规定了水稻、小麦、水果、蔬菜等草甘膦农药残留含量的上限,但尚未制定草甘膦在大豆中的限量标准,国家质检总局及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虽然将进口转基因大豆草甘磷残留列为安全卫生监控项目,但因为没有标准就很难检测定性。而我们注意到,近来美国环保署将其国内原先设定的大豆草甘膦最高残留限量标准又提高了一倍,在阿根廷,也发现转基因大豆中草甘膦高残留现象。

  黄大昉:根据近年抽样检测监控数据分析,我国进口大豆大多数批次未检出草甘膦,少部分虽有检出,但均低于我国小麦草甘磷限量标准,即6毫克/公斤。□记者/刘洪宇

  专家档案

  黄大昉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生物工程学会与中国植物保护学会副理事长、研究所所长等职。蒋高明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现任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生态学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植物学报》副主编、《生态学报》编委等职。陈一文 1942年出生于英国牛津。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多年来翻译和介绍了大量国外转基因研究论文,多次参加国内外“转基因”会议及媒体访问。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74414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