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燕赵都市报食品“草根特供”推介弘毅农场做法  

2013-09-02 09:12:46|  分类: 自然与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根特供”,小众影响主流

2013年09月01日 00:39


来源:燕赵都市报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3_09/01/29198940_0.shtml


       他们是小众,无论市集上的消费者、还是农夫。但他们又在影响着主流,对诚信的呼唤以及对健康生活的渴望,都在影响着整个社会思考它的发展方向。


本报记者 祁胜勇 本报冀中版记者 冯硕


许多时候我们不敢相信陌生


        一位在河北种地的“白领农夫”,对记者讲过这样一个例子:我们曾考察过国内一个大型的有机蔬菜生产基地。他们的产品很贵、市场份额很大。我们进入他的菜地,大片的西红柿长得非常饱满,转了半天,竟然没有看到一只虫子。您说,他们声称的没有用过农药,是诚实的吗?


       随着食品安全引起普遍的关注,各个大型超市里普遍出现了有机蔬菜,这些蔬菜都经过了有机认证,价格高昂。


       但随之,这个领域丑闻跌出。


       不久前,大连市质监局查获一家有机蔬菜造假机构。一家名为“百味园”的农产品企业,他们以1元的价格购进普通蔬菜,然后贴有机标后到超市销售,卖到35元!“比贩毒利润都高”的有机造假,更吸引着无良商人铤而走险!


       内人士介绍,目前有机认证分为欧盟检测、日本检测和国内检测等,费用和专业程度逐一递减。而国内认证,两万元年检费即可获得通过。


       中国科学院植物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对本报记者介绍,现在有机认证太容易,企业出资请专家。专家坐着飞机去,到菜地转转,填些表,有机认证就完成了。


       齐全的认证文件,在大型商超销售无阻,百味园假有机蔬菜在大连市已经销售5年。随着案件的曝光,有机蔬菜市场在当地还未发展即陷入信任危机。


        百味园事件发生后,大连庄河一家蓝莓企业主告诉记者,他家的有机认证不但没有为企业带来附加值,反而成为绊脚石。“我们申请进超市销售,超市说有机认证太混乱,他们已不卖有机产品了。”


       给食品贴上二维码,让顾客通过扫描二维码就可以一步步的追溯食品的来源。一些超市开始尝试在农场、养殖场、加工间,甚至仓储运输都安装摄像头,用户可以实时监控每一个环节。这种技术也有人鼓动推广。但许多消费者质疑:这是不是一个新噱头?这种监控就能保证不会造假吗?


       而市场上不知来路的普通菜,更是让人担心。记者熟悉的一位乡间医生曾透露:我们村那一片,有养鸡的,捡了别人菜地里丢的圆白菜叶子喂鸡,鸡死了好几只;有鹅吃了葱死的;而韭菜,常使用有毒农药,长得快。真不知道这些菜最后到了谁的嘴里。


       曾做过销售管理工作的一位市集的顾客说,我了解超市,太知道他们的蔬菜是怎么来的,而外面菜市场小摊贩的蔬菜,我太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了。


朋友间的“草根特供”


       一个赶集人说,来到市集上,感到亲切,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乡间,消费在熟人间完成,他的菜是怎么种的,口碑怎样,附近几个村的人都知道。即使是在北京这种大城市,几十年前,有些食品也是熟人消费,比如买李家的烧饼、张家的麻酱,比如老王的蔬菜,都知道他是来自大兴还是昌平,还是来自较远的外地,知根知底。


       但短短几十年过去,乡村、田园的气息越来越淡,工厂的、商业的、陌生的气息笼罩了一切。


       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背景下,我们怎样才能放心地把那些不知来路的食品放进口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者邢东田认为,资金、技术、组织、信息、政策等条件都不难获得,只有“信任”,是当前社会的稀缺资源。信任极难获得而极易毁失,是需要长年用心来经营的。“在其他信任体系严重失灵情况下,让朋友信任成为我们的基本保障”。


       邢东田是一位忠诚的赶集人。每次赶集,一些认识他的农夫,都要送他产品,他尽可能地付费,在他看来,这是对农户朋友的尊重与支持。


       今年5月,邢东田与多位朋友共同发起“重建城乡互信保障食品安全公益”行动。6月17日,以团队名义,在吾谷网发布了食品安全问卷调查(该问卷特请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中心“北京市食品安全现状与对策”国情调查组曹斌博士设计);7月4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办了首届“重建城乡互信保障食品安全论坛”,230余人与会,其中有五六十位是记者,著名专家学者蒋高明、李昌平、赵霖等到会支持并做了精彩发言;甘肃成县县委书记李祥也参加论坛,并介绍了自己用微博为农民卖核桃的事迹;8月13日,组织市集代表、生产者代表、消费者代表和专家、媒体共120余人,召开“安全安心食品消费合作座谈会”,专门讨论中小生态农场产品产销如何对接。这些活动的核心论题,都是“信任”。


       邢东田认为,在制度信任严重失灵的今天,面对养猪的不吃猪肉,种菜的不吃菜,养奶牛的不喝奶的严峻局面,我们只能回到原点,重建人格信任。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个由消费者、生产者、专家组成的公开透明的信息平台,建设自己的“草根特供”,让参与者先健康起来,同时影响社会。“我们交易的不仅是菜,更是信任,就像一首歌里唱得那样,世界上最动人的爱,是信赖。”一位市集粉丝这样写道。


目前只能是小众


       找信任的农场,预交费用,常年定菜,这种会员制的方式,是有机农场常用的方式,但是新的问题出来了,如果会员过多,又将变成陌生人之间的交易。“每年7500元,就可以享受每周30余种、12斤的有机蔬菜且送货上门”,这是北京一家大型蔬菜配送公司打出的广告,两千余消费者咨询后纷纷办理了会员卡。今年5月,该公司突然宣布倒闭。


       不久前,上海一家农场也出现类似情况,发展了几千名会员,最后老板宣布倒闭。


       邢东田说,大公司出了问题很容易掩饰,市集上的小农场就不同了,他们的交易都是靠朋友支持,靠口碑。消费者首先是认人,再认产品。生产者与消费者组成了生态共生体,实行参与式保障。在这种生态共生体中,不是谁监督谁,而是共同解决问题,是共赢。即使有人作假,也很容易被发现,并会迅速在熟人圈内传布。这是小农场的外部硬约束,也是小农场的优势。小农场成本高,还能生存,靠的就是这个优势。


       常天乐说:我曾经走访过美国、澳大利亚的农夫市集,一家小农户所开设的摊位,最大供应量平均是100个到150个客户,基本是一个人可以认识和记住的朋友数目的最大值,这种本地小农与消费者直接连接的供销模式建立起一个类似亲朋好友的圈子,而建立在这种诚信系统上的农夫市集并不比建立在认证系统上的更脆弱。


       一个市集上的“农夫”说,都成了朋友关系也有一个好处,比如我今天有情况,不能按时送菜,或者另一个品种多,请他换,对方都能理解配合。他们经常来菜地里,也会提各种意见帮助我们。


       据了解,一个小农场能发展到100到150个会员,就能基本保障正常运转。而现在,这些农场达到这个数量的非常少,基本都是三五十个,多是朋友。


       直接送菜上门,或者通过物流托运,加大了成本。以一般蔬菜为例,直接配送售价每斤十五元,其中30%至50%是运费。


       但并不仅仅因为价格,这种方式目前尚不被大众接受。陶瓷艺术家马越君说,我住的是一个高档小区,邻居们的好车经常换,但跟他们讲蔬菜等食品问题,大多数人都不当回事。许多掌握权力和财富的人,习惯去高档饭店吃那些不健康的食品。


小众影响主流


       邢东田认为,市集虽然不是社会主流,不能服务于大多数人,但它是中国生态运动的重要部分,启示与象征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而大农场的所谓效率高,只是按货币投入产出计算,生态等方面的破坏没有计算在内。小农场可以就地良性循环,生态环保,代表了生态文明的发展方向。目前生产流通成本过高,不是小农场的问题,而是城市化特别是大城市化造成的。现代文化鼓励高消费,但有限的资源与环境,已经难以支撑。这是现代文明的致命死穴。如何实现人与自然和谐,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一位文化工作者说,任何的社会问题根源都是过度的欲望导致。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之所以痛苦、出问题,是因为在追求错误的东西”。


       有一些专家学者在关注支持着小农场的发展,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就是在人民大学温铁军教授支持下建立的。


       中国科学院植物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多年前就提出“以自然之力恢复自然”,并且在多地实验,取得了明显成效。


       2007年蒋高明在山东老家承包了农民几十亩地,创建了弘毅生态农场,采用传统的耕作方式,他不定期回去。六年过去,他的田地不仅恢复了肥沃,还出现了久违的蛙声。他雇用的几个农民在家门口工作,重获乡间生活的安详。农场里的有机面粉卖到了7到10元一斤,都是朋友慕名购买,已经实现了良性运转。“有人要用我的名头搞连锁,比如在全国搞一百个,我没有同意。虽然这样做很容易成为富翁,但那不是我所想要的,”蒋高明说。“农民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首先是害了自己。在农村,因喷洒农药中毒的悲剧时有发生。目前中国每年5000万不孕不育的病例,与食品有重要关系。如果健康的粮食有合理的价格,小农场能吸引农民回村,那对于环境、社会和谐有重要的意义”,蒋高明说。


       一位市集组织者说,我们搭建市集,引导更多的农民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不种转基因产品,也是在参与环保。


我们需要改变的生活方式


       在舌尖上的市集,8月24日,赶集的同时举办了一次“素食讲座”的沙龙,主题是,倡导素食,节约资源,保护地球与身心健康。发起人肖亮说,美国的市集也是不赚钱的,钱不是第一位的,也不是我们的追求目标。我们的市集也是搭建一个放心食品的平台,是一个思想交流的平台。


       邢东田说,国内一些营养专家迷信美式生活方式,以美国人均肉蛋奶为追求目标。他们的误导造成动物源性食品需求激增。现行“高效率”集约化养殖,都是以滥加滥用化学添加剂为常规手段,相关食品加工更是滥加滥用。我国人均耕地有限、淡水很少,能源短缺,却将大量粮食、淡水和能源甚至进口粮食用于动物养殖,结果是大量排泄物严重污染环境,生产过剩造成巨大浪费,过度食用诱发大量慢性疾病。中国人自古以来“五谷为养”,素食为主,身心健康,但目前吃出来的疾病比比皆是,一些大城市“富贵病”比例已迅速赶上并超过美国。有人认为这是在创造GDP,仅食品添加剂每年就几百亿产值。但这不是我们需要的GDP。因为它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健康、败坏风气,有百害而无一利。



       市集粉丝马越君说,汉语中的“良知”包含的意思是良好的知识与知觉。在信任与道德缺乏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应当“反求诸己”。


       记者了解,目前上海、广州、成都、济南等地都出现了类似的农夫市集。但目前市集上的“农夫”和顾客只是很微小的一个群体,但是他们,在提示着另外的生活方式。


       蒋高明说,我在老家的试验得出的另一个结论是:一个人想要身心和谐,就要多干活,亲近自然。


       北京知名公益机构“大爱清尘”基金秘书长唐祝英说,借鉴市集,我们正在推动“阳台种菜”的公益项目,发动一些老人积极参与,也许不能完全解决他的需求,但亲近自然能让人放松,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乡土与农民的情节。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72147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