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在农村一线做科学实验的无奈:防不胜防的小偷小摸 精选  

2014-08-25 08:37:15|  分类: 自然与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农村一线做科学实验的无奈:防不胜防的小偷小摸

 

蒋高明

 

   最近,博士研究生郭立月,向我诉说他实验的艰辛。他做实验的用的太阳能灯被小偷偷去了,损失3000多元不算,还影响了数据采集。为此他非常伤心。

 

在有机果园里,由于我们一遍农药不打,也不用化肥,这样生产出来的苹果口感好,无有害化学物质,也成了小偷小摸偷窃的对象。硕士研究生李丽君的数据也受到了影响,他们的有机果实,经常被路过的农民随手摘走,有些成麻袋地被偷走,大大的影响了科学数据的完整性。

 

我们做的有机小米实验,麻雀成了灾,为了防治麻雀,我们购买了尼龙网,但尼龙网两度被盗,每次损失,五百多元。一千多元的实验材料费不见了,非常令人气愤。

 

无独有偶,在内蒙古和林格尔试验区,我们用有机方法种植的糯玉米,也遭遇到小偷,而且我们与小偷是擦肩而过,小偷差点被抓住。我带研究生到现场取样,车停到路旁的时候,小偷听到了车响,就躲藏在玉米地里。后来我们走进玉米地取土样,小偷害怕,丢下东西溜走了。我们再取样中,才发现被小偷来不及背走的塑料编织袋,里面装满了有机玉米穗子。

 

德国志愿者,18岁的尼古拉斯,年轻气盛,想去抓小偷。我笑着告诉他,这就是中国国情,你抓不到他的,他们出了玉米地,就跟普通的农民没有区别了。

 

 

在农村一线实验8年中,农场损失的实验材料无数,仅我们知道的就有,研究生丁娜损失杀虫台一台,电线100米,木质电线杆1根;博士生刘海涛损失实验标示木牌10块;博士生孟杰,损失有机苹果近千斤;博士生郭立月,损失太阳能杀虫灯1台,交流电杀虫灯2盏;科研助理曾彦损失尼龙网1500平方米,防鸡网无数;农场损失看家狗看门狗8只;捕鼠猫6只;被毒杀鸽子50只;笼养鸽子40余只。其余损失粮食之类无法统计,甚至我们放在地头的牛粪都被盗窃。

 

中国集体经济衰败后,农村基层组织几乎瘫痪,农村成了权力的真空,地痞流氓、小偷小摸重新出现,没有人管,农民只有干生气。

 

在农村做生态农业实验,要防止的不仅仅病、虫、草害,对于这些自然的东西,我们有办法防治,但对于农村的小偷小摸,我们很头疼。你拿他们没有办法,他们藏在暗处,我们在明处。

 

农村的小偷小摸也知道有机食物是安全的。我们的实验成果,小虫爱吃,小鸟爱吃,农民爱吃,小偷更“爱”。


上图:被偷去太阳能杀虫装置的底座;下图:小偷没有来得及背走的有机糯玉米


在农村一线做科学实验的无奈:防不胜防的小偷小摸  精选 - 蒋高明 - 蒋高明的博客

在农村一线做科学实验的无奈:防不胜防的小偷小摸  精选 - 蒋高明 - 蒋高明的博客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82197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