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高明的博客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日志

 
 
关于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学者、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城市组委员、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植物学会常务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生物分中心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刘实先生印象记  

2015-03-11 21:42:39|  分类: 科学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实先生印象记

蒋高明

 

我最早是从北京大学生物学崔克明教授科学网博客知道刘实先生的,记得有篇文章介绍刘实先生是华人科学家中的佼佼者,火眼金睛,能够识破很多生命科学中的骗局,是比方舟子还厉害的打假者。我和崔先生见过几面,同是山东人,有很好的印象,他的推荐引起了我的关注。

 

2011年,有人匿名在南方周末撰文,针对转基因问题对我和留美学者曹明华进行人生攻击,刘实先生看不过,拔刀相助,发文声援我们,顿时感觉刘实先生还是仗义之人,不像很多留美的人那样言必称美国,在大是大非面前不敢发声。刘实先生的声援令我感动,决定有时间请刘实先生给我的学生们做一场学术报告,尽管我们的专业不同,但大道是通的。

 

20134月,刘实先生到武汉参加原同济医科大学卫生系毕业三十年同学聚会,经北京转机。我想机会来了,所以试探他能否抽点时间到我的研究组作个学术报告,不想刘实先生那么紧的时间也满口答应。原来安排是想小范围做报告,后来笔者所在的国家重点开放实验室的领导知道了,希望在我们实验室的“香山生态科学论坛”讲,这样报告会就变成了公开报告。报告会那天,两位开放实验室副主任也听了报告,我主持了会议。

 

除了本实验室人员,所里其他实验室或中心的老师或同学也有参加的,会议室有些拥挤了,后面来的只好站着听。

 

刘实先生经常“自封”为“超一流科学家”、“美国牛人”、“刘高人”。他的“高傲”在我去他下榻宾馆接他作报告的时候,有过印象深刻的直感。当我告诉他刚才报告厅所在楼没电了,可能用电脑放幻灯作不了报告的时候,还担心他可能会因改变计划或发点牢骚,没想他竟没事似地说:“没关系,那就裸讲”空口说白话。走到报告厅,居然来电了。他还开起玩笑,高人一来,电老虎都老实侍候。而他的报告第一章幻灯片,竟然是在卧佛山庄宾馆门口的照片,那张照片中他头顶门框、脚踏门槛,看起来很高大,很有意思。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必定是个狂人无疑,实际上这是他表达自己的一种幽默,一种自信,在学术上他还是很谦虚的,包括接人待物,能感觉得出学者的儒雅。在介绍了自己的工作背景后,他娓娓道来他的生物科学发现。他认为那种被写进教科书中的细胞分裂理论可能是错误的,细胞其实是生殖的。他的发现被《自然》、《科学》拒绝发表,但外国人根据他的理论的一些成果却能够在两大刊物发表,可见对中国人的领先老外心理是酸酸的。只有《中国科学》承认了他的发现,但中国人在自己的刊物上发表老外却故意不引用,为此刘实先生就跟洋人打架,据理力争,迫使一些诺贝尔奖级的得主也向他道歉。

 

依靠坚实的生物学与医学基础,刘实先生还在业余时间内,识破了砷基生命,日本酸藻(干细胞)细胞骗局,也一时在业界传为佳话。

 

在刘实先生看来,NATURESCIENCE只不过是高级科普刊物,但中国人把它们当成最高科学成就的代言人是有问题的。他本人也在SCIENCENATURE上发表过文章,有其学术见解。他在全球最早建立细胞增殖说模型和理论,可能是中国人挑战生命科学权威的重大发现,虽然目前被埋没,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出现,也许有一天生物学领域先驱人物中有刘实先生的大名。刘实在报告中,极具感染力地指出,中国科学发展仅仅跟踪是不行的,必须靠自主的原创性创新,年轻科学家必须敢于挑战权威,甚至标新立异也不为过。

 

原本两个小时的报告会,因时任卫生部部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先生邀请他共进午餐,提前半小时结束了,讨论部分没有展开,留下了遗憾。我开车将刘实先生送到民进中央委员会陈竺先生的办公室,因刘实先生还要去武汉参加同学聚会并应“根叔”的安排在华中科技大学做两个演讲,我们就此分手。刘实此次回国最后一站是上海,在那里给一个院士领导的癌症研究组作演讲,然后回美。看了刘实这次回国的时间表,包括国际旅行时间在内一共才一周,在中国三地就五天时间,除了参加同学聚会还给了四次完完不同的演讲,不是高人、也是“苦人”啊。

 

后来多次通邮件,并彼此互相关注博客,印象逐渐加深,成为了好友。刘实先生的英文功夫了得,对学术表达力有独到之处。我将学生的一篇投稿文章送他修改英文,尽管专业不同,但修改后的文章水平确提高不少,值得学习。这是后话了。

 

附文:

 

对主粮转基因之争的看法和建议

刘实(美籍华裔生命科学家和环保专家)

 

      不知是何原因,被生物学家”“柯贝在《南方周末》点名批评的中科院研究员蒋高明和美籍华人曹明华分别给我送来了投诉状,还希望我写个按语后把他们的状子送到《南方周末》,争取发表。

     

      这样一说,可能有人会自动认为我的来头不小,很可能有什么政治背景。其实,我只是一个敢说真话的牛人而已。怎么个法,奥巴马胡来,我敢点着他的鼻子”“责骂。宝宝有错,我也坚持批评。如此下来,不用买通关节、也不用雇佣水军,本人在《新浪网》的博客《求真留实、去邪扶正》(http://blog.sina.com.cn/im1)竟也有了相当高水平和层次的关注人气。而被伤害的牛鬼蛇神竟管想尽了各种办法试图打掉我这个新浪写手,我却还是涛声依旧

     

      不过,我要声明:本人只是一个因感激不尽祖国养育之恩而非要对祖国担心不止的爱国华人,但早已入籍美国并供职于美国国家环保局。不过本人无论是过去在中国还是现在在美国都是无党无派、也无官无位,因此政治面貌就是一个普通群众。

      但是,本人有下面几个天生和后造的优势而应当允许本人在转基粮之争上有一席发言之地。

     

      第一, 本人是在《人民日报》连发挺转基因的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的表叔(真的,有家谱为证);

     

      第二, 本人还是中国的打假皇帝正义人士方舟子的几年前就说了白说所称的高人

      第三, 本人1997年就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科学》杂志发表过报告某领域世界第一的论文,其发现还被CNN等国际名媒报道,甚至于被吹嘘为对寻找火星生命有指导意义;

     

      第四, 本人1990年就发现了细菌衰老的内在机制并提出了细胞生命的正确理论,这一被西方顶级杂志长期拒稿后于1999年以中、英文同时发表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卷)上的发现被有识人士认为是千年一遇的发现并最有实力在近期问鼎诺贝儿奖;

      第五, 本人开拓了科学出版的新天地,创办了全球第一个公开阅读、公开评审的电子科学期刊《逻辑生物学》,而这一壮举现已发展成为还拥有《科学伦理》、《顶尖观察》、《开拓者》、《国际医学》、《学贯中西》等的求真杂志舰队,摆出了与“CNS杂志舰队叫板的态势;

     

      第六, 本人四年前对火热全球的iPS细胞欺骗的勇猛揭露和有力批驳不仅引导了iPS研究的回归自然,同时还得到了iPS细胞之父在《科学》杂志的认错和对我的点名致谢,而在我批驳iPS研究中的伪科发现之后的新发现无一例外的证明了我的科学发现的无比正确。

      第七, 本人在去年底《科学》砷基生命(简称砷命)一出笼就给于的迎头痛击,是迫使砷命《科学》难产并在出生时就被送重症监护的中坚力量,而以后的发展更将证明,所谓的砷命其实就是一个伪科怪胎,子虚乌有。

     

      第八, 由本人引爆的原子弹已成功地将从不认错的圣人方舟子拖进了道歉的殿堂,虽然脸皮厚过天安门城墙的方舟子在得到其导师八吨重的强心剂后又有了反弹,但最种的结果一定是八吨诈卡也挺不了一叶方舟,反倒是舟卡同沉。

      好了,牛皮吹了这么多,无非是要吓唬一下那位目中无人、竟敢在《南方周末》对蒋高明和曹明华无礼还大肆进行人身攻击的柯贝

     

      柯贝是谁?《南方周末》或许无论如何也不敢说,但我却已在我的新浪博客明言相告:柯贝就是饶毅!我说这话是愿负法律责任的,如果饶毅认为我的这一指控不合事实还造成了他的名誉损害,就请他堂而皇之地告我刘大叔一状,老朽舍命陪大表侄拜见公堂,如何?

      不管饶毅是否承认他就是柯贝,我把饶毅-“柯贝一脉相承的盲转主粮的错误言论一概批驳是不会有错的。我的一概批驳就是:饶毅-“柯贝已发表的挺转言论只能用下面的24个字概括:满嘴胡言、东扯西拉、强词夺理、空洞无物、逻辑混乱、概念不清。

     

      因为我的这篇文章只是为蒋高明和曹明华申冤主正所做的一个按语,就不好也不宜喧宾夺主。所以我就不对转基粮之争在此表述更为细致的个人观点。我只想说,既然是科学讨论大跃进发展转基粮是否安全,就不要用政治手段扣帽子和打棍子,更不应对持不同科见者进行无理也无礼的人身攻击!

      因此,我希望《南方周末》能尽快发表蒋高明和曹明华的状语,当然也要同时发表我的按语。只有这样,《南方周末》才可换回它发表柯贝凶文所造成的恶劣影响。

     

       我知道《南方周末》干事历来都是雷厉风行,这点从柯贝凶文败走麦城后又立刻发表李铁的钢文可以证明。但李铁的钢文更是有纲没目,而且错到连小学算术都不会的地步。所以不值一驳。

      这样吧,我给《南方周末》的编辑和相关领导三天时间来决定是否发我呈送的状语和按语。如果同意发表,我可对我的按语进行一些必要的韵色,同时也会奉劝状语的作者给点面子。当然,如果《南方周末》决定不发表或者说对此置之不理,那就别怪我们无礼了。到时来了惊涛骇浪不要说我们没发天气预报

     

      最后,借用三峡大坝总工说的一语话做一启迪:对三峡大坝贡献最大的是那些反坝人士,因为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批评和建议,三峡大坝才避免了三门峡大坝的悲剧。而更为与时俱进的说法是:发展快是好事,但稳而不乱才是更重要的。不要瞎折腾!美国人不真干的事,我们为啥要蛮干?争个主粮转毒基因的世界第一炎黄子孙赖以生存的米根子就有保证了?和谐号动车出轨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而连刹车都没有、安检都没做的转毒基因大米动车又会将中华民族载到何处?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873688.html  此文来自科学网蒋高明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